青春流水 打工者实录

发布日期:2019-08-30 13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2年6月18日,广东省东莞市。手袋厂的女工郑婷在工位上。她十九岁,已经打工三年了。

  我们来了,带着简单的行李,强健的身体和几乎空白的社会经历,经过重重考试、面试,再加上亲人、老乡、战友、同学的介绍,走进流水线,开始了打工生活。

  我们来时,除了上过初中,唯一的资本是年青,身体健康,能承受生产线上长时间的加班。

  生产线上,我们跟随流水线的节奏,马不停蹄,每天重复成千上万次相同的动作,做货、做货、做货。高速细分的工序,决定了超高的劳动效率,也让我们丧失了工作的乐趣,重复,就是我们工作的一切,几乎不需要思考,反复的训练让我们的动作更快,效率更高。

  我们年青,我们内心澎湃,我们渴望美好,我们被异性吸引。工作服裹在身上,仍阻挡不了青春勃发。潮服装、新鞋、染发、省上一个月的早餐钱,就可以潇洒一回。

  流水线不停,青春如流水,年青很快成为历史。结婚,生子、盖房、本次“农行汽车节”车展团购活动湖南站将在长,赡养长辈,都必须直面。男人渴望找个富婆,女人希望嫁个大款,那都是梦。我们仍旧捂着口袋生活,发呆不需要成本,呆在宿舍、出租屋,没钱就宅,出门要花钱呀。

  孩子出生了,勉强带在身边,却要直视每月花光工资的现实;孩子放在老家,成了留守儿童,生活成本要低很多。孩子一天天成长,缺少父爱,缺少母爱,上完初中,来到工业区,成为生产线上的新工人。

  青春随产品出口,在工业区领着微薄的薪水,还要面临被罚款、被记过、被开除、被查暂住证。上班,加班,做货,赶货,就是生活的全部,没有时间读书,没有时间睡足,没有时间去城里开眼界。只能在晚上加班结束后,在工业区的夜市上逛一下。

  城里每平方米房价是数月的工资,从不敢奢望购买,只祈求全家平安,但还是有被工伤、职业病、癌症光顾的风险。

  我们在城里干活,城市又拒绝我们。青春如水流过,我们老了,带着伤痛,回到那片被我们年青时抛弃的土地,活下去。

  2011年1月5日,广东省东莞市。 电子厂的女工在更衣室进行工间休息。

  We work in the city, and the city rejects us. Youth is like water, we are old, with pain, back to the land abandoned by our youth, live.

  2010年5月26日,广东省东莞市。电子厂的女工在集体宿舍的电视房看电视。

  2015年11月17日,广东省东莞市。上班在深圳,租房在东莞,早上从东莞到深圳跨过小桥去上班

  2013年10月5日,广东省东莞市。吃过晚饭后在厂门口休息放风,然后再加班

  1 打工---东莞制造业农民工生活实录 Migrant WorkersLife Record in Dongguan

  3. 制造业的生产线 Production Line of Manufacturing Industry

  6. 打工者的日常用品 Daily necessities of migrant workers

  7. 当妈不易 Its not easy to be a mother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

 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,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,问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,问我吧!